果要談起求學過程當中,感覺最風光的時期,那絕對非我國小二年級莫屬啦!

 聽說是因為我一年級老師的大力推薦,所以升上小二重新編班剛開學沒多久,就被新班導朱老師欽點為班長。

 論到我當這班長,那可不是蓋的,不僅是功課超羣的晨間自習小老師,也是全班愛戴的「民族英雄」;記得有次同學被別班欺負,我還把全班「團結」起來,去對方班上找回面子咧!

 上學期結束,我理所當然地領到了生平第一張,也是空前絕後,唯一的一張「模範生」獎狀!

 這天傍晚,何媽媽走進我家,只見她跟母親談了之後便離開,幾分鐘後~

 我雙膝跪客廳裡,媽媽高亢激動地問我的話,我還真的一句都聽不懂…

 「你為什麼要勒索同學?」
 「為什麼有這麼多錢買作業簿?」
 「你要錢為什麼不跟我說?」

 排山倒海般的質問,從傍晚一直問到了將近九點鐘,我一句也答不出來!

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?!

 直到住在附近的表姑聞訊前來,那時家裡的燈已經關上,只剩一盞睡覺時才開的小夜燈。

 「趕快跟媽媽說對不起,說我錯了」表姑好心想要幫我解圍

 「趕快呀!認錯就沒事啦,跟媽媽說我錯了」她大概怕我猶豫太久會再惹母親抓狂,表姑急忙催促著我

 「對不起,我錯了」接受表姑的引導,我終於說出口,頓時家裡的空氣好像也不再那麼凝重了!

 「好啦,好啦,沒事了,可以起來啦」反倒是表姑如獲大赦般地鬆了口氣

 「晚上吃了沒有」我跪著沒吃,我想母親氣成這樣,八成也沒吃吧!

 「不然吃點麵包好了」接過桌上早餐留下來,已被咬了幾口的奶酥麵包

 我獨自席地坐在客廳裡,配著那一盞昏暗的小夜燈,吃著有點乾有點硬,但還是滿香的奶酥麵包….

 雖然我已不記得當晚麵包有沒有吃完

 但印象最深刻的還是~


 ~我真的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?

×    ×    ×    ×

 直到幾年之後,我終於明白當時發生了什麼事~

 「報案者」是一位同班同學,姓名我就保留囉。

 千萬別誤會他是「撂伯仔」或沒有義氣,他更不是故意要告我一狀的!

 他是因為何媽媽在家裡發現了有十幾二十本的空白作業簿,在幾經追問之下,他才不得已「供」出了我!

 據他的口述,我的「犯案經過」是這樣的:

 我仗著班長的威權,每天課後的下午,就到各個同學,特別是家裡開店做生意的家裡去找他們,還跟同學說班長想要吃東西喝可樂,要他們拿錢出來給我花用。

 做了這些事之後,又因為怕被母親發覺,所以把剩下的錢買了作業簿,寄放在他那裡,就是何媽媽發現的那些東西!

 哦!難怪!

 至此一些事情我才串起來,為何那段期間,這位同學總是找我一起出去玩!

 其中記憶最鮮明的,是有次他帶我到菜市場去,在一位同學媽媽的攤位前,他叫我在外面等等,一會兒他走了出來,那天下午他說他要請我客,我們一起吃吃喝喝,好不快樂…!

 「案」發後沒多久,我們就搬了家,有點像是電影裡常有的「證人保護計畫」的感覺,新的學校,新的鄰居,只不過舊的記憶仍舊存在!

 特別是那晚,小夜燈下的奶酥麵包!


圖片引用自:http://yll.loxa.edu.tw/gificon/daily/book/p001.htm
      http://zoey-1983.blog.sohu.com/

創作者介紹

1加1等於6

UR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