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(續前篇 )---

 著三盞頭燈,我的老朋友,一列柴油火車頭,從鐵軌彎處出,它看到了我,我也看到了它,有好久不見囉!

 他每次經過我身邊,還未停下之前,總會帶來一陣雖然有點油氣味,但充滿記憶中美好氣氛的旋風!

 我跟它的交情匪淺,別的乘客都只能走窄小的列車門,而它為我門敞開的,總是有著兩扇可分別向左右,推開足以讓你橫著進去大門,這代表它對我們的歡迎!

 歡迎我們把北部眾人的信息,帶往中南部的至親好友!

×    ×    ×    ×

 差工叔叔負責把繁多的郵件,在幾分鐘的短站停站時間內,通通給搬上郵務列車。

 父親雖然主要負責沿途各站郵件上下火車的簽點交接,但坐過的朋友都知道,火車可是不等人的;有時貨物一多,眼看就要開動了,他也會出手相助,也許這就是自小羨慕父親強壯體格的由來

 坐過臥鋪火車的人應該不多吧,像我這樣特別的經驗可能更少!

 由於我們是夜間行車,所以爸爸會貼心地,用高雄才到站的郵袋,在堆得半截車廂高度的貨物上頭,鋪個軟軟的小床,隨身外套褶褶就是枕頭,蓋的則是空的大郵袋。

 我躺在上頭,往旁邊看去,還有個觀景小窗,可容我看到火車飛馳之下,暗夜之中,都市與鄉村裡,台灣夜未眠的那些燈火與人家!

 只是我若不到體力耗盡,大概很難乖乖躺下就範。

 特別是一些小站,我會跳下車,等到車頭鳴笛,列車猛地抽動一下,緩緩開始移動時,再拉住爸爸的大手,讓他一把把我從月台拯救上來,這是我典型且回味無窮的「西部冒險劇」!

 不記得是苗栗後龍還是那一站,因為接著要進入的是山線鐵路上波路段,在抵達台中之前,都必須在列車後頭加掛火車頭幫忙推力~

 這是此行必看的重頭戲,你可以近觀火車頭與列車銜接的完整過程,有時更會驚豔地發現僅存的蒸氣火車頭~老當益壯仍不足以形容當它在後頭奮力推動時的英姿!

 可惜早在車抵台中之前,我已體力不支不醒人事,因而失去與它道別的機會!

 在火車上睡覺,有的是超級興奮與凡事新奇,沒有的是舒適與飽眠,難怪父親一到高雄,就會帶著我直奔臨時宿舍,在那裡有簡單的床縟,可以讓辛苦押運郵件的綠衣天使恢復回程之工作氣力與精神。

 高雄的中午,只有小吃與大吃的區別,午後則是旗津渡輪跟西子灣海邊的時間,晚上又有大統頂樓遊樂場滾滾樂的助興~

 高雄應該是我小時,除了台北之外,最熟悉的一個城市了吧! 鐵路怪客在回程的記憶超少,因為他幾乎都是一路睡回台北...

 雖然如此搞怪的次數不多,
 但是與父親的相處,
 與鐵路的親密,

 這樣的心情是歷久彌新,永生難忘的!

---(全文畢)---


圖引引用自 http://prolusion.wordpress.com
      http://service.tra.gov.tw
  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tw/dknysam/

創作者介紹

1加1等於6

URMa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